十大赌博app平台-十大赌博正规信誉网站

长江商报 > 中来股份买基金“踩雷”遭神秘人蹊跷兜底 手握14亿资金仍大举募资19亿

中来股份买基金“踩雷”遭神秘人蹊跷兜底 手握14亿资金仍大举募资19亿

2021-01-12 08:00:04 来源:长江商报

长江商报消息 ●长江商报记者 魏度

正在推进易主的中来股份(300393.SZ)引来各方高度关注。企业财务运营颇为诡异。

1月10日晚,中来股份披露业绩预告,2020年全年预计盈利0.90亿元至1.15亿元,同比下降逾五成。

经营业绩大幅下降,源于买基金“踩雷”。2020年,中来股份斥资2亿元购买私募基金理财。基金所持股票雪崩,企业因此利润减少1.58亿元。

诡异的是,早在2020年4月27日,中来股份就申请赎回上述基金投资,保荐机构申万宏源也在此前提出整改意见,为何迟至今日仍未全部赎回?

今年1月7日,“踩雷”后,自然人李萍萍、李祥对企业投资基金的1.50亿元本金及年化10%收益提供担保。两自然人为何要提供担保?

基金持股尚未清仓,目前属于浮亏,中来股份全额计提减值损失,也让人有些不解。

长江商报记者发现,中来股份的财务运作还有可疑之处。近年来,企业货币资金充足,却仍然在不断增加有息负债。

目前,中来股份正在筹划定增,拟募资不超过19.12亿元。资金并不短缺,企业为何还要大举募资?

疑问重重的中来股份,迎来了监管部门闪电问询。

与基金管理人是否有关联?

中来股份买私募基金理财“踩雷”,背后迷雾重重。

根据公告,2019年11月至2020年1月,中来股份先后分四笔进行了闲置自有资金委托理财,向泓盛资产管理(深圳)有限企业(简称泓盛资产)分别认购了腾龙1号私募证券投资基金、泓盛腾龙4号私募证券投资基金3000万元、5000万元。同时,企业向深圳前海正帆投资管理有限企业(简称正帆投资)管理的方际正帆1号私募证券投资基金、正帆顺风2号私募证券投资基金分别认购了6000万元、6000万元,合计认购总额2亿元。

1月10日晚,中来股份发布上述委托理财进展公告,1月4日午后,基金管理人以微信方式向企业联络人发送了截至2020年12月31日的基金净值表。企业购买的基金产品于2020年12月当月亏损1.587亿元,较2020年11月亏损幅度为97.18%。截至2020年12月底,企业持股净值仅为461.05万元。

上述私募基金净值巨亏,主要原因是重仓济民制药、荣科科技、奇信股份及博济医药。

济民制药疑似庄股,去年6月11日,股价为57.45元/股,去年12月31日为13.52元/股,跌幅达76.47%。其中,去年12月16日至31日的跌幅为67.65%。今年以来,济民制药股价依旧在下跌。

此外,荣科科技、奇信股份的股价均在去年12月出现较大幅度下跌,累计跌幅均超过40%。

根据中来股份披露,根据四只产品的基金合同约定,基金份额净值0.85为预警线、0.80为止损线,但四只基金均未止损。

其实,风险早在去年4月就已出现。根据公告,从去年4月开始,中来股份多次以邮件、微信、派人前往等途径,申请赎回上述投资的基金产品,但仅在去年8月26日收到正帆顺风2号私募证券投资基金赎回金额1983.52万元,对应认购款项1840万元及盈利143.52万元。

此事的离奇之处在于,企业投资的四只基金产品重仓济民制药,导致基金资产总值占基金资产净值的比例超过合同约定200%上限,正帆1号基金、正帆2号基金和腾龙1号基金三只产品的该比例均曾超过200%。基金管理人违规持股,中来股份早已知晓为何不坚决赎回?早已触及止损线,四只基金为何不尽早止损?中来股份在去年4月就申请赎回,为何一直不能成功?

今年1月7日,自然人李萍萍、李祥向中来股份出具《承诺函》,二人对企业认购的腾龙1号基金、正帆1号基金、正帆2号基金合计1.50亿元做出承诺,保证企业能够收回本金并获得年化10%的投资收益,差额部分由二人以现金补足。

公开资料显示,李萍萍出生于1983年,北京金证互通资本服务股份有限企业董事,持有中科杰锐84%股权,持有深圳金证智通投资咨询有限企业39%股权,还持有深圳市融泰汇通投资有限企业49%股权,曾担任中科杰锐、深圳融泰卧龙投资中心(有限合伙)法定代表人。

正帆投资注册资金1000万元,黄建杰持股100%,经备案的已发行私募证券投资基金共有28只,大部分为股票策略型投资基金。

泓盛资产注册资金1000万元,马伟杰持股68%,宁海波持股32%,经备案的已发行私募证券投资基金共有15只,基本为股票策略型投资基金。

上市四只基金为何重仓并“踩雷”的是上述四只疑似庄股?李萍萍、李祥为何要自愿为中来股份上述“踩雷”产品提供担保,二人与上述基金企业、基金管理人究竟有何关系?二人是否具备履行担保的能力?中来股份及其关联方与担保人、基金管理人等方面是否存在关联?

诸多疑问,有待监管部门进一步揭开。

资金充足为何频频借款?

除了投资基金理财“踩雷”诡异外,在财务运作方面,中来股份也很让人不解。

去年以来,中来股份持续谋变。从去年6月开始至10月份,短短四个月,企业三度筹划易主。最后的意向接盘者为泰州姜堰道得新材料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简称泰州道得)。泰州道得投资为国资背景的投资平台,实控人为姜堰区国资委。

根据约定,中来股份实控人林建伟、张育政夫妇拟将持有的部分股份转让给泰州道得,预计转让股权比例不超过5.7%股权。同时,还涉及中来股份定增及13%的股权表决权委托等相关事宜。

去年10月23日,中来股份披露定增预案,拟向泰州道得定向发行股份募资不超过19.12亿元。预计发行完成后,泰州道得将合计控制中来股份37.46%股权,成为其控股股东。

此事也有让人不解之处,林建伟、张育政股权质押率达97%、100%,其一致行动人普乐投资质押率为52.27%,且林建伟所持股份累计被冻结1047.80万股。在此背景下,为了完成易主,二人为何不多转让一些股权以获得资金解困?

截至2020年三季度末,中来股份账面货币资金为14.23亿元,同时持有1.83亿元交易性金融资产,期末有息负债(短期借款+ 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长期借款)金额为18.97亿元,其中短期有息负债为16.83亿元。对比营业收入及营业成本等指标,企业并不缺资金。

资金并不短缺,中来股份为何还要大规模募资?而且,2019年三季度末,企业短期借款为8.61亿元,2020年三季度末增至11.51亿元,短期借款仍然在持续增加。

与之相对的是,2019年3月,企业完成发行可转换债募资10亿元。一年后的去年4月,企业变更募投项目,新募投项目“N型双面高效电池配套2GW组件项目”的实施主体为控股子企业泰州中来。去年6月5日,泰州中来以1.01亿元募资置换预先投入的自筹资金。截至目前,募投项目年产1.5GW N型单晶双面TOPCon电池项目、N型双面高效电池配套2GW组件项目、高效电池关键技术研发项目投资进度分别为0%、31.71%、10.08%,进展十分缓慢。

募投项目推进不积极,资金充足情况下还要大举募资,中来股份是为了投资吗?

截至2020年9月底,中来股份主要涉及对外投资的资产约为3.75亿元,其中交易性金融资产1.83亿元、其他金融工具投资3200.00万元、长期股权投资1.60亿元。

中来股份还存在不少可疑之处,似乎存在信批违规情形。

企业资金充足仍然要大举募资,是否存在资金限制行为?1月4日就已经知晓基金产品“踩雷”,为何迟至1月10日晚才披露?如此种种,还有不少。

1月11日,受投资“踩雷”事件影响,二级市场上,中来股份以跌停报收,股价跌至9.50元/股,跌幅达20%,市值一天蒸发18.52亿元。

视觉中国图

责编:ZB

长江重磅排行榜
视频播报
十大赌博app平台-十大赌博正规信誉网站
长江商报APP
长江商报战略合作伙伴

十大赌博app平台|十大赌博正规信誉网站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