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大赌博app平台-十大赌博正规信誉网站

长江商报 > 苏宁易购转型遇挫扣非净利七年亏160亿   张近东受困470亿债务148亿卖子求生

苏宁易购转型遇挫扣非净利七年亏160亿   张近东受困470亿债务148亿卖子求生

2021-03-01 07:09:22 来源:长江商报

    

    ●长江商报记者 沈右荣

    

    长江商报记者 吴薇 摄

    

    “不在零售主赛道的,该关的关,该砍的砍!”2021年苏宁集团新春团拜会上,张近东下定决心。谁料想,张近东的第一刀会砍得这么猛。

    2月25日,苏宁帝国的核心资产苏宁易购(002024.SZ)宣布停牌,企业拟筹划控制权变更事项,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张近东及苏宁电器拟转让比例20%-25%。

    2月28日晚,苏宁易购进一步披露,张近东、苏宁集团、苏宁电器等与深圳国资签署股权转让框架协议,拟作价148.18亿元向后者转让23%股权。

    出乎市场意料的是,本次交易后,深圳国资并未获取控制权,苏宁易购将处于无控股股东、无实际控制人状态。

    30年间,张近东打造了庞大的苏宁帝国,覆盖零售、金融、地产三大板块。但自从2014年来,随着苏宁易购大踏步追赶式向电商转型,苏宁这座大厦运转就不正常,苏宁系频频向苏宁易购输血,在维持表面上盈利的同时,助力持续进行产业布局。

    然而,在京东、拼多多、阿里系等互联网巨头的挤压下,身为线下之王的苏宁易购债台高筑,经营业绩日益惨淡。截至2020年9月底,苏宁易购债务已达469.56亿元。而苏宁电器、苏宁集团自身也深受财务承压,无力接济。

    在向淘宝等质押大量股权之后,面对仍需巨额投入的苏宁易购,为债务所困的张近东,无奈选择大幅出让苏宁易购股权。

    引进战略投资者,苏宁易购会得到多大助力?黄光裕声称18个月恢复市场地位,电商转型任重道远,苏宁易购会有一个什么样的未来?

    苏宁易购获深圳国资148亿战投

    一纸公告正式宣告了苏宁易购的股权大变动。

    2月25日,苏宁易购宣布停牌筹划控制权变更事宜。企业实际控制人、控股股东张近东以及股东苏宁电器转让企业20%-25%股权,股权受让方属于基础设施等行业。

    苏宁易购易主的消息,早在坊间流传。此前有消息称,接盘方来自江苏国企和广州国企。正在讨论的估值范围大约在80亿元至100亿元。也有猜测称,接盘者可能是二股东阿里,亦或是已经出狱声称要东山 再起的黄光裕,也有可能是拥有地利之便的江苏国资。没想到,最终是中国改革开放前沿的深圳国资成了接盘方。

    在市场看来,张近东出让股权属无奈之举。

    去年7月以来,关于张近东资金链紧张的传言一直存在,包括苏宁集团资金链断裂,在渤海银行的贷款已经违约,民生银行和建设银行已经抽贷等。这些消息,苏宁方面均予以否认。

    虽然苏宁方面一再否认资金链紧绷问题,但在去年12月,这一传闻得到了间接证实。当月4日,张近东、张康阳父子及南京润贤企业管理中心(有限合伙,简称“南京润贤”)将持有的苏宁集团全部10万股股权 质押给淘宝,以获得10亿元融资。同日,张近东还将苏宁置业6.5万股股权质押给淘宝。

    2021年度苏宁集团新春团拜会上,张近东讲话中提出“该关的关、该砍的砍”,也进一步说明苏宁集团在进行一场战线收缩战,以回笼资金“活下去”。

    如今,张近东出让苏宁易购股权似乎表明,苏宁集团内部已经没有了资金腾挪空间。

    本次交易,对张近东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根据框架协议,张近东、苏宁集团、苏宁电器、西藏信托(苏宁电器通过信托计划持股苏宁易购)合计向深国际控股(深圳)有限企业(简称“深国际”)及深圳市鲲鹏股权投资管理有限企业(简称“鲲鹏资本”)或鲲鹏资本指定投资主体23%股权。交易价格为6.92元/股,较停牌前一个交易日收盘价7元/股略有折价,股权转让总价款为148.18亿元。

    本次股权受让方深国际,是港股上市上市深圳国际的全资子企业,实际控制人为深圳国资委,间接控制其43%股权。

    另一受让方鲲鹏资本的100%权益由深圳国资委直接间接持有。其是一家以股权投资管理为主业的战略性基金管理平台,致力于通过母子基金联动整合优质资源,推动深圳市产业布局优化和协同发展。

    公告称,本次股权转让完成后,苏宁易购将处于无控股股东、无实际控制人状态。

    针对上述交易,苏宁易购称,有利于优化企业股权结构。深国际等作为产业投资人,将积极赋能,助力企业发展,企业将与其在多个方面展开合作。

    值得一提的是,本次股份转让款将优先用于通过增资苏宁电器等方式来提高转让方的资本实力,优化财务结构。由此可见,本次股权转让,主要目的之一是缓解张近东债务压力。

    扣非净利连亏七年靠输血维持

    张近东出让苏宁易购股权,既有自身资金压力,也有对苏宁易购无力进一步输血之感。

    苏宁易购成立于1990年,由南京一家空调专营店起家,快速成长为全国性的家电连锁零售商。截至2019年底,苏宁易购拥有各类自营门店3630家,零售云加盟店4586家,线下店涵盖生活广场、3C电器、超市、母婴、百货等各类业态,覆盖城市核心商圈、社区、农村、校园等多级市场,线上拥有苏宁易购、苏宁易购天猫旗舰店、小程序、苏宁拼购、直播等多个入口平台。

    回望过去,2011年是苏宁易购的业绩巅峰。当年,企业实现营业收入938.89亿元、归属于上市企业股东的净利润(简称净利润)为48.21亿元,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简称扣非净利润)为46.24亿元。

    2013年,无疑是苏宁易购的转折点。从这一年开始,企业大规模进行电商转型。也是从这一年起,企业的净利润与扣非净利润相距甚远,企业表面上的利润基本上靠非经常性损益来扮靓。

    数据显示,2014年至2019年,企业实现的净利润分别为8.67亿元、8.73亿元、7.04亿元、4.13亿元、133.28亿元、98.43亿元,近两年的盈利能力似乎在大幅提升。事实是,在这期间,企业的扣非净利润分别为-12.52亿元、-14.65亿元、-11.08亿元、-0.88亿元、-3.59亿元、-57.11亿元。

    扣非净利润持续亏损,表明苏宁易购的主营业务一直不赚钱。

    2020年,苏宁易购的经营业绩更为糟糕。根据其发布的业绩预告,企业净利润为-39.53亿元至-34.53亿元,同比下降140.16%至135.08%,扣非净利润则为-65.87亿元至-60.87亿元,再度亏损。

    至此,2014年至2020年,苏宁易购的扣非净利润已连续亏损七年,累计亏损超过160亿元。

    在这期间,苏宁易购基本上靠变卖资产输血。

    长江商报记者梳理发现,2014年,苏宁易购将旗下11家门店作价43.42亿元转让,还将苏宁保理25%股权转让给苏宁电器。当年的非经常性损益为21.19亿元。

    2015年,企业再度出售14家门店及PPTV股权。2016年,又将6家供应链仓储物业出售,同时,还将苏宁电器股权转让给苏宁集团。2015年、2016年,企业投资净收益分别为16.55亿元、14.45亿元。

    2017年,企业出售alibaba部分股权等,当年投资净收益达43亿元。

    最为惊人的是2018年、2019年,其投资净收益分别达139.91亿元、217.91亿元。在这期间,企业再度出售alibaba股权、物流地产项目、苏宁小店等资产。

    2020年,苏宁易购继续出售资产,包括出售孙企业安庆苏宁悦城置业、5家物流项目企业等。

    值得一提的是,上述被苏宁易购出售的资产,接盘方不少是其关联方,包括苏宁集团、苏宁置业等。

    如今来看,张近东已无力再为苏宁易购输血。

    张近东的苏宁帝国,除了苏宁集团、苏宁易购外,还有一个重要平台就是苏宁电器。2016年,苏宁集团曾耗资2.7亿欧元收购国际米兰俱乐部约70%股权。近期,市场传出,苏宁集团正在考虑出售事宜。

    苏宁电器方面,截至2020年6月底,其总资产超过4000亿元,资产负债率为73.81%,比苏宁易购还要高。苏宁电器将所持苏宁易购的股权进行了质押。

    新零售下目标两年后扭亏

    张近东有一个想法,那就是2022年,苏宁易购实现扭亏为盈。

    近期,苏宁易购披露了第四期员工持股计划。根据该计划,苏宁易购未来三年的业绩目标为,2021年-2023年,企业实现的营业收入增速分别不低于20%、20.83%、17.24%,扣非净利润分别为亏损5亿元-10亿元、盈利10亿元-15亿元、盈利不低于30亿元。

    目标到2022年,企业将实现扭亏为盈,苏宁易购为此也做了一些准备。比如,在2020年度的业绩上,企业对资产进行了清理,对包括百货、母婴、商超等各项业务所形成的长期资产进行了资产减值测试,计提的资产减值准备和投资损失约为20亿元。此外,企业还对天天快递承接的低价值、高亏损的外部业务单量计划进行快速调整等。

    由此可见,2021年,张近东的想法是,苏宁易购甩掉包袱轻装上阵。

    根据张近东的新战略,2021年,苏宁易购的发展基调是聚焦、创效。聚焦,就是紧抓苏宁易购主站、零售云、云网万店B2B平台、猫宁四个增长源,重点以零售云和云网万店这两大业务,加快开放赋能、推动大快消供应链融合、推进物流网络的结构调整。创效,就是以效益为先,围绕家电、自主产品、低效业务调整以及各类费用控制四个利润点,进行提质增效。

    其实,苏宁易购已经拥有较强的竞争优势。

    作为线下零售之王的苏宁易购,也积极布局了电商业绩,并在积极下沉。2017年,企业推出加盟店新业态“零售云”,深耕县镇市场,以加盟形式实行一镇一店、一商圈一店策略。截至2020年6月底,苏宁零售云门店达5926家。企业称,2020年,新开门店3201家,在三四级市场树立了渠道领先优势,越来越多的品牌商选择加强与零售云合作、发展下沉市场。2020年,零售云业务保持快速增长,预计全年销售规模同比增长超过100%,并实现盈利。

    当然,在线下市场,苏宁易购的优势更为明显,这从企业的对供应商议价能力可以得到体现。

    截至2020年9月底,苏宁易购应收票据及应收账款余额为86.53亿元,而应付票据及应付账款为486.49亿元。这一数据说明,企业在渠道供应商中拥有较强话语权。

    不过,苏宁易购面临较大的竞争压力。在电商方面,京东、拼多多均已形成较强的竞争力。作为主营电器零售的苏宁易购,在销售渠道布局方面曾走过了一段弯路,在电商方面竞争力大幅落后于京东和拼多多。

    零售商之间也在抱团发展,除了苏宁与阿里结盟外,拼多多入股国美、唯品会收购杉杉集团、物美收购麦德龙中国等。声称要东山再起的国美,联手拼多多后,其竞争力也不容忽视。

    苏宁易购试图模仿拼多多,从三四线城市突围,不断进行渠道下沉。这意味着,企业仍需要较大的资金投入,而企业债务已达469.56亿元。

    如果本次股权转让顺利实施,张近东的财务压力或将大幅缓解,苏宁易购的流动性问题也会解决。不过,面对竞争对手的挤压,张近东的梦想能否实现仍然是个未知数。


责编:ZB

长江重磅排行榜
视频播报
十大赌博app平台-十大赌博正规信誉网站
长江商报APP
长江商报战略合作伙伴

十大赌博app平台|十大赌博正规信誉网站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